2020年1月28日 下午20時 陰
  昨天的情緒有些崩潰,不過居然睡了一個好覺。早晨起來看到微信里的99+未讀,我突然感覺自己不該有那樣的情緒,讓這么多人為我擔心。收下爸爸、媽媽、妹妹、弟弟、主任、護士長、孩子他爸、朋友們、同事們的安慰,我感到自己元氣滿滿。
  今天還有一件事讓我特別感動,上午在練習穿脫防護設備的時候我的眼鏡老是掉下來。帶上護目鏡以后可不能再這樣掉了,需要換一個鏡框,加一個“耳朵”。
  當地的老師帶我去了附近的一家眼鏡店,老板一聽說我是山西援鄂醫療隊的,麻利地幫我弄好了眼鏡還送了一包耳朵。我問他多少錢的時候,他死活不收我的錢。好貼心的店老板。
  下午我們入院參觀了病區,除了已有的40個留觀病人,大批的疑似病患正在陸續的轉進來,我們天門分隊的任務目標,就是排查這批即將轉來的疑似患者。我是明天上午8點到12點的上午班,終于要正式上班了。
  回到賓館,手機又是好多未讀信息,有的轉發李總理來武漢的視頻,有的告訴我一定要調整好心態,有的給我講笑話……好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,其實我想說,我在早上心情就好起來了。我們的背后有強大的國家,沒有什么可怕的。
  剛才護士長告訴我,我們科的另外兩名同事也要來武漢了,但具體分在哪還不知道。我感覺好有力量。
  晚安。
 
  1月29日 晚22時 晴
  今天上午穿防護服的時候有個小插曲,一名戰友給我的防護服寫好名字后,另外一名戰友說他防護服太小了,我這件大一點,能不能換給他。于是,我就眼睜睜的看著寫著我名字的衣服穿在了他身上。好吧,這就是照片里有兩件衣服寫著我的名字的原因。
  PS:由于不能帶手機,這張照片還是當地媒體發給我的,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的李紅主任看著我們穿的隔離衣,好安心。
  今天我們這一組的工作時間是負責照顧留觀患者,咽拭子標本采集一名高年資護士不讓我做,說感染風險挺大的,我跟著學習幾次她才放心讓我做。瞬間心里覺得好暖。
  一上午很快就過去了,由于穿著防護服和護目鏡,視野和操作都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,所以工作效率比起平時會低一些。
  按照標準操作流程,小心翼翼的脫掉防護服,又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干凈,等離開病區的時候,已經下午1點多了?;氐阶〉牡胤?,拿起手機和家人、領導、同事報了平安,吃了飯就到了下午3點鐘。
  嚴格來說,心理壓力大是目前最大的考驗。有個同事給我分享了十段舒緩心情的音樂,并告訴我要聽著音樂拉升下身體,我照著做了,效果還不錯。
  從新聞里看到了山西有一個患者已經痊愈出院了,好開心。希望家鄉一切安好。
  吃完晚飯,一個人復習了下防護知識和操作要點。十點了,大家晚安。
 
  2020年2月3日 晚21時 晴
  我發誓,這是有史以來我最慘的一張自拍。就這還是出了病區洗了快一個小時澡,恢復了3個小時以后拍的。心疼我的鼻子一分鐘!
  猜一下我們現在入駐的是哪個醫院?不是矗立于東湖中的天門市第一人民醫院,也不是全新修建的天門市婦幼保健院。而是天門市中醫院陸羽院區。陸羽就是那個寫《茶經》的茶圣陸羽。
  天門市中醫院陸羽院區共設置了兩個隔離病區,我今天的工作是負責上層隔離區患者的治療工作。上層隔離區一共入住了48名患者,其中最大的86歲,最小的23歲。
  上午到崗后,我們就穿上隔離服進了病區,負責患者各項治療和病區的消殺工作。病人雖然不多,但由于采取了“一患一室”的隔離措施,48個房間,好大的病區,跑路跑路跑路就是今天的主要活動,跑了整整4個多小時,才把任務完成。
  由于穿著防護服說話不是很清楚,我們還做了好多小卡片給病人,只要拿給病人看,他們就知道啥意思,提高了我們和病人之間的溝通效率。
  眾多的卡片中有一張是直男語錄“請多喝水喝熱水”!笑死我了。
  大部分患者情緒穩定,但我還是從幾名患者的眼中看到極度的恐慌。我也只能竭盡所能,對他們進行了心理疏導。身在疫區、身在隔離病房心里壓力肯定很大,我自己的心里都多多少少會出現一些問題,何況是被隔離的患者。
  工作一直持續到下午,接班的伙伴進了隔離區,我們才下班。
  脫了防護服,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干凈,我心中居然有一種如釋負重的感覺。想了想,也許是防護服里的憋屈感覺和奇怪的味道在作怪吧。
  回到住的地方已經到了傍晚,午飯沒顧上吃,只好早點吃晚飯了,8個小時沒吃沒喝沒尿可真難受。躺在床上群里突然通知讓我們一個個過去打預防針,希望管用吧。打針回來,發了一會呆,就到現在了。
  各位晚安。(根據市人民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師李英日記整理)